从大包小包到轻装出行 藏在高校新生行囊中的时

时间:2020-10-14  来源:  作者:湘东新闻网  点击量:

  从“粮票、饭盒、被褥”到“暖水壶、银行卡、随身听”,再到如今的“电脑、手机、数码相机”,大一新生行囊中的“标配”在慢慢变化——

  藏在行李箱里的时代变迁

  9月中旬,高校新生陆续开始入学报到,经历了疫情的高三毕业生们,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跨进大学校门,经历着不同以往的新生活。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,口罩、免洗洗手液、酒精湿巾成为新生们的入学必需品。除了生活用品,电脑、手机和数码相机这“新三样”,几乎成为新生的开学“标配”。

  从20世纪末的“粮票、饭盒、被褥”到21世纪初的“暖水壶、银行卡、随身听”,再到如今的“电脑、手机、数码相机”,大学新生“开学行囊”的变化,不仅是生活必备品,更是时代的更迭记忆。

  “三件套”:生活学习双标配

  “我就带了2件行李,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双肩背,都是换洗衣物。”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一新生张楠来自湖南,他的随身物品中,口罩、免洗洗手液和酒精消毒湿巾整齐地摆在行李箱里。“走之前,妈妈反复和我说,要注意个人卫生和安全,别聚会,保持社交距离。”

  “我们还是不放心,跟着过来了。”校门外,有不少家长知道学校目前禁止家长进入,但还是想来送孩子,看看孩子的学校。“因为疫情防控,家长只能送到校门口,可是我想来看着孩子走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刻,这个背影不想错过。”

  刘铭做大学辅导员快十年了,在他看来,“00后”大学新生们基本都是电子产品的追逐者,笔记本电脑、智能手机、IPAD等电子产品几乎“人手一套”。

  “以前的学生大多都是在宿舍安装台式电脑,一般一个宿舍没几台,只有小部分学生有笔记本电脑,也是很笨重的那种。而现在,除了笔记本电脑、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以外,还有一部分同学购买了平衡车、单反相机等。”刘铭说。

  回忆起自己当年大学入学时,刘铭说已经比以前好多了,不用自己带饭盒、水壶、洗脸盆等生活日用品。除了把被褥、衣服等大件扛进学校,还带了银行卡,还有一个他觉得很时尚的随身听。他笑着感叹,“现在的孩子可能都不知道什么是随身听。”

  一个行李箱:网络时代的轻装出行

  在各大高校的现场报到点,和前几年大包小包的行李相比,最明显的变化是现在的大一新生都轻装出行。

  “学校里很多东西都买得到,而且网购很方便,除了基本的换洗衣服,生活用品之类我都在网上购买后直接寄到学校。”北京邮电大学的大一新生黄岩只带了一个行李箱来报到。

  因疫情防控需要,学校要求今年新生报到时家长不能进入校园,没有了父母的助力,一些女生甚至只背一个双肩背来报道。“我随身就带了笔记本电脑和手机,其他生活用品都通过快递从家里寄过来,它们比我还早到学校。”

  记者在报到现场看到,现在学生的开学行囊越来越小。新生普遍认为,只要人和手机一起到学校,其他的都可以在网上购买。

  “和当年完全不一样了,那会儿还要自己从家里背铺盖卷。”来送孩子的一位家长说,20世纪80年代,自己到大学报到时,必备的东西是粮油关系迁移证和户口迁移证。“我们上大学的时候,是靠粮油关系发馒头票、饭票来就餐的,如果没有这个迁移证,就不能保证口粮。另外被褥衣服满满两大包,都是自己坐火车一路背到学校的。”

  寄语新生:在适应中创造出更好的希望

  除了行李的变迁,与往年最大的不同还有疫情带来的新的生活方式和心态。始于年初的新冠疫情让中国与世界都面临了一场重大的生存挑战。

  “诚然时间无法做到重启,逝去的生命没有办法回来,但人们被灾难侵蚀的心灵没有被病毒吓倒,更没有被病毒打垮。”清华大学社科学院院长、积极心理学家彭凯平教授寄语新生:“学术学风建设不是空谈,不是道德说教, 而是人的境界和追求。”

  清华大学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的大数据研究发现:2020年以来人们的积极情绪确实比2019年显著下降,但是成就、投入和意义感却上升了。比较发现,2020年共有十项优势上升幅度达到统计意义上的显著水平,它们分别是:宽恕、勇敢、自控力、诚实、公平、谦虚、好学、公民精神、希望和善良。唯一下降的是幽默,段子手少了一些。

  显然,在对抗病毒的日子里,虽然有很多人间悲剧,但是人们更看到大灾难面前更多人大无畏的积极乐观的精神。这种精神不仅体现在对病毒所造成的痛苦的坚毅,也表现在失去亲人后的坚强,凸显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的高贵。

  谈及有些高校入学后封闭管理,彭凯平认为,虽然全球的疫情还没有结束,置身其中的我们进入疫情常态化的生活,这种生活与以往的生活状态有很大的不同,这需要新生们用新的观念来适应,并且在这种适应中创造出更好的希望。

上一篇:国航客机内疑似有乘客自杀身亡,目前家属尚未
下一篇:没有了
最近更新
友情链接:
晋icp备15004557号-1